作者五色石小说《烹治大唐》免费章节目录

时间:2021-07-31 10:31:54    作者:五色石    来源:WLLZ

小说简介:烹治大唐(烹治大唐)全文章节完整版,作者“五色石”,《烹治大唐》烹治大唐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,受广大读者喜爱。孟凡心想,最大的变数可能就是若干年后的一个有名的人物,再也来不及作诗,一杯酒下肚,就会醉得不醒人世。这...

作者五色石小说《烹治大唐》免费章节目录

《烹治大唐》小说免费阅读:

孟凡心想,最大的变数可能就是若干年后的一个有名的人物,再也来不及作诗,一杯酒下肚,就会醉得不醒人世。

这个人就是号称斗酒诗百篇的李白。

李白若是作不得诗,孟凡倒不介意,提前让那些诗句名扬海内。

回到孟家庄,孟凡一刻也不作停留,就准备着手提纯那些发酵酒。

他那个便宜爹孟天和,对金钱的态度十分大方,对酒却格外的吝啬。

这一点,从他把库房的钥匙交给老管家,而把地窖的钥匙自己掌管就可以看出来。

地窖里的玉楼春,没有他本人的同意,谁也不能擅自取用。

因此,一回家,孟凡就找到了在后园乘凉的孟天和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爹,我要从你地窖里取十坛玉楼春,你把钥匙给我。”

孟天和一听这话,急了,一翻白眼跳了起来:“十坛?你要这么多玉楼春干什么?你那酒楼用得着玉楼春这么好的酒吗?”

“你别管**什么,你给是不给,说句痛快话。”孟凡有些不耐烦了。

他要那些酒,又不是拿去败家?而是替孟家长脸,赚钱。所赚的钱,所扬的名,还不都全是孟家的。

“大郎,爹跟你商量商量,爹那批玉楼春,就剩下五十坛,还准备留着养老呢?你得给爹留点啊。要不这样,爹再给你一百贯钱,你叫人去长安,再买一批回来,如何?”孟天和讨好似的,眼巴巴看着儿子。

这个儿子,可给他长了大脸了,如今他走出去,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闪闪发光。

每个人见到他,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他一声孟员外,还要问问他,家里大郎的近况。

自从这个儿子恢复神智以来,所作的种种惊人之举,简直让他如在梦中。

他觉得孟家要中兴,全在此子身上。可孟家中不中兴,也不会影响他饮酒,娶小老婆。

唯此两样,可以与孟家中兴平起平坐。这不,他最近一高兴,又准备去长安城,再物色一位小娘子,填补三娘的空缺。

“没得商量,爹,儿子把话撂在这儿,今天如果不让儿子拿到玉楼春。今后你也别想娶什么六娘七娘,本少爷不认。”孟凡气焰嚣张的的一扭头,就朝前院儿去了。

孟天和气急败坏,大骂道:“你敢,老子娶几个,你就有几个娘。”

“那咱们走着瞧。”孟凡头也不回,摆了摆手,加快了脚步。

他当然知道,这批玉楼春明明是绝版。

长安城酿造玉楼春的作坊,早被朝廷征入了内廷司,专为皇家供酒。他到哪儿再去买到玉楼春?

不过,话说回来,制作蒸馏酒,倒不是非玉楼春不可。他纯粹就是看不惯自己老子风流成性的作风。

一把年纪了,也该学点养生,整天只会不停娶小老婆。

别还没看见自己儿子发达,就先精尽人亡了,那他孟凡的努力,岂不成了锦衣夜行?

“好,好,爹答应你,还不成嘛?”孟天和追得气喘吁吁,撑着膝盖,额上直冒冷汗。

孟凡闻言,止住脚步,转身走过去,伸手一把从他老爹的腰带上,扯下那一串熟悉的钥匙。

轻轻拍了拍孟天和的脊背,孟凡劝道:“爹,不是儿子说您,早点答应,哪用得着这趟辛苦?您老已过不惑之年,可要当心点身子骨。以儿子看,有四个娘,也够了。”

“你小子,懂个屁,但凡你早点给老子生个孙儿,老子也不用起早贪黑,为孟家的人丁不旺日夜操劳。”孟天和腆着脸,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孟凡的脸一下红了。

他一直都想把重要的一刻,放在一个浪漫的夜晚。最希望那个地方是在长安这座国际化的大都会里。

现在遭到自己亲爹无情的讽刺,顿时面红耳赤。

“反正没有儿子的认可,你就别想娶什么六娘七娘。你敢娶回来,儿子就敢把他们轰出去。”

“嘿,你个逆子,和你娘一个脾性。”看着孟凡的背影,孟天和一阵伤感。

说起他的昔娘,兴许这傻儿子恢复神智,正是昔娘的主意,让这个儿子来约束他的后半生。

昔娘活着的时候,也没少这样劝过自己。

“唉,大郎毕竟长大了,不服老不行了。还是听大郎的,用点心在三个婆娘身上吧。”孟天和直起腰杆,深深叹了口气。

孟凡脸上**辣的,像是提前喝了蒸馏酒一样,烧得不行。

被自己亲爹挠到了痒处,他不是不想,只是觉得,生活要有点仪式感,不能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放纵自己。

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有志青年,他深深的知道,只有坚实的物质基础和崇高的精神追求相结合,才能让他遇见风华绝代的佳人,并与他们产生某种缘分。二者缺一,不是高不可攀,便是兴味索然。

孟凡深深一个呼吸,调整了一下自己心绪,这才迈步出了后园,去找顺子。

拐过前院,见顺子正在廊下等他,便把钥匙扔给他,说道:“顺子,叫几个人,去地窖里搬二十坛玉楼春。全都搬到小厨房里来。”

“二十坛?”顺子一把接住钥匙,有些担忧的皱眉问道:“主人舍得?”

“嗯,怎么不舍得,自己儿子,又不是别人。叫你搬你就搬,跟那几个说,把嘴给我关严些。谁要是说给老爷子知道,我扒了他的皮。”孟凡厉声说道。

孟天和今天扫了他的面皮,撩得他心痒难耐,他很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。

地窖里的那几十坛酒,他早晚要把它们全都煮了,提纯成蒸馏酒。叫他爹知道,跟自己儿子作对,没有好下场。

“还有,你马上去镇上找个锁匠,给我把这串钥匙再复制一份。”

顺子有些为难的皱眉道:“这,有些不妥吧,小主人您要用时,问主人讨就是了。”

“我还是不是你师父?”孟凡冷眼看着孟顺。

孟顺瞬间清醒,大声说道: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”

“那你还不快去。”

“师父,徒儿这就去办。”孟顺利落的转身,小跑着去了。

......

当夜,孟家的酒窖里,传来孟天和凄厉的一声惨叫:“逆子,还我酒来!”

烹治大唐小说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