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鉴宝之逆袭》陈泽姚雪_【原创小说|言情小说】

时间:2021-07-31 11:45:17    作者:戏子人生    来源:zzy

小说简介:陈泽姚雪的小说名叫做《重生鉴宝之逆袭》,这本书由作者戏子人生认真编写,小说讲述的是:陈泽道:不偷不抢,打牌赢来的。他没撒谎,这钱确实是打牌赢的,昨天手气很旺,赢了快二十多块钱,然后喝得酩酊大醉。醒来就重生了。真的?姚雪...

《重生鉴宝之逆袭》陈泽姚雪_【原创小说|言情小说】

第6章 恐怕整个省城没有你立足之地

荒唐,简直是一派胡言!一个人高声叫道。

只见店门外进来三五个人,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梳着油头,头发一丝不乱,脸皮白净,按当时流行的说法就是奶油小生,系着高立领扣子,皮鞋锃亮。

他小心搀扶着一个老者,须发皆白,穿着白色丝绸的褂子,脸上有老人斑,但仍然精神矍铄,手里拄着根黄花梨木的龙头拐杖,脚穿千层底鞋。

谁不知道仇十洲的《溪山捣练图》乃传世孤本,世间只有一幅,非真既假,非假既真,岂有皆真皆假之理?传扬出去,岂不是闹了笑话,笑我省城无人!青年脸含愠怒,毫不客气。

金立言急忙迎上去,尊敬地搀扶着老者胳膊肘:万老您怎么亲自来了,也不打电话让我派车去接。又点头向随行的人问好。

万老?莫非他就是万山老人。陈泽心中猜想。

万老耷拉着眼皮,双手扶在龙头拐杖上。唉,老夫老眼昏花,不中用喽,趁着腿脚还利索,出来活动活动,要不然真变成废人咯。怎么着,没影响你们吧,要不我们改日再来拜访。

你品,你品。

这话里有话,万山老人作为书画界的名宿,鉴定书画的权威,如今竟然有人质疑他的眼力,这不是等于啪啪打他的老脸吗?

金立言的额头冷汗都出来了:万老言重了,谁不知道您德高望重,名扬海外,您肯大驾光临,我们欢迎还来不及,快里边请。

情知万老对他有意见了。

青年道:金老板,我们几个书画界的同仁听说您近来收藏一幅仇十洲的墨宝,所以结伴来观摩,到你店里,听伙计说你上集雅斋来了,便唐突地找过来。

话音一顿,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陈泽,谁知刚进门,就听到这一番高论。不知道这位高人是谁,金老板也不帮忙引见一下。

陪同万老前来的,都是本省书画界的名人,说话的这位叫卞秋词,是书画界冉冉升起的新星,著名的青年画家,也是万老的学生。

金立言连忙辩解道:卞先生,这位我也不认识。他是孙老板的贵客。

他必须撇清自己,万山老人在书画界的地位崇高,门徒众多,一个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。

万山老人听到这话,脸色稍稍缓和。

如果金立言请了他掌眼,又背地里质疑他的鉴定结果,那才是犯了业内的忌讳。

金立言悄悄松了口气,又有些幸灾乐祸,老孙啊老孙,不是金某不仗义,你惹的祸,就得面对万老的怒火。

孙福贵也暗暗叫苦,这位万老怎么也来了,好巧不巧地正好听到这番话。

这简直是捅了马蜂窝了。

他有些埋怨陈泽的孟浪了,到底是年轻人,语不惊人死不休,眼下可怎么收场。

但他没有退路,毕竟手里也有一幅《溪山捣练图》,如果承认万老鉴定的画是真的,那么自己的画必然就是赝品,自己承担不起巨大损失。

孙福贵上前给万老见礼,然后介绍陈泽,只说他是家学渊源,如果实话说是一名县城农机厂的工人,恐怕这几位要当场发飙,会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。

陈泽没奈何,也上前见礼。

只是他貌不惊人,穿着打扮普通,没被几位看在眼里。

适才听你说,两幅都不是真迹,两幅又都是真迹。作何道理啊?万老面无表情,眼皮也不抬。

他养尊处优,德高望重,结交的大多是高官显贵,因此自有一番气度,说的话虽然平和,却又带着沉甸甸的分量。

孙福贵暗暗着急,想圆场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只好悄悄给陈泽打眼色,暗示他认错道歉,不要年轻气盛地冲撞万老。

陈泽却回了一个让他不要担心的眼神。

卞秋词冷声道:事先奉告一句,在座的诸位都是行家,不要想着靠胡言乱语、弄虚作假蒙混过关。

你说得好便罢,若是口出狂言,恐怕整个省城没有你的立足之地!

你可要想清楚了才张口。

气氛一时异常凝重。

别以为卞秋词说的是玩笑话,他说的这话,代表的是万老的态度,这点人脉和能量还是有的。

陈泽并没有被他的话吓倒,微微一笑。

卞先生稍安勿躁,陈某自信还是有一些眼力的,如果说得不对,自当卷铺盖走人,从此不踏入省城半步。

众人有些动容,有人钦佩他的勇气,有人嗤之以鼻,心想这小子不过是说大话罢了,等会让你头破血流,哭爹叫妈。

不过,陈某若是侥幸说对,卞先生又当如何?

所谓有来有往,不能一味地被动,也要顺势捞些好处才行。

你!卞秋词没想到陈泽这个无名小卒还敢反击。

你要是赢了,我,我送一幅我的画作给你。说完,他也有些脸红,虽然是崭露头角的青年画家,但画作还谈不上多值钱。

万山老人微微抬眼,算是第一次认真打量陈泽。

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,眼神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老练沉稳,还有一副成竹在胸的坦然。

沉吟片刻开口道:这样吧,如果你言之有理,老夫厚着脸皮也送一幅画作,如何?

万山老人年事已高,近年作画甚少,画作的润笔费也是水涨船高,现在市面上一幅画价值几百上千,炙手可热。

陈泽在后世经手拍卖过一幅他的画,成交价高达五十万,被一位海外富商收藏。

恭敬不如从命。陈泽欣然同意。

众人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,看他能有什么说词。

陈泽恍然间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灯光璀璨、富丽堂皇的拍卖大厅,在新闻媒体,业界同仁,富豪名流的注目下,挥洒自如地介绍拍品。

一股无形的气势陡然而起,让他的语调增添了一丝魄力。

诸位可曾听说过揭画?

揭画?!这个词像是一块巨石砸进湖面,激起轩然巨波。

重生鉴宝之逆袭小说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