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泽姚雪全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1-07-31 12:07:19    作者:戏子人生    来源:zzy

小说简介:提供戏子人生作品陈泽姚雪最新章节,陈泽姚雪无弹窗,更新陈泽姚雪速度第一,请各位书友加入收藏。重生鉴宝之逆袭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这样的故事:陈泽道:不偷不抢,打牌赢来的。他没撒谎,这钱确实是打牌赢的,昨天手气很旺,赢了快...

陈泽姚雪全部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第5章 集雅斋

陈泽目光投去,见这人四五十岁的年纪,身材短胖,穿着一身棉麻的褂子,萱萱的脸上笑意盈盈。

伙计叫了声:掌柜。

胖掌柜瞪了他一眼,呵斥:学了一点皮毛东西就敢在行家面前卖弄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还不下去沏茶奉客。

转头向陈泽老派地抱拳作了个揖,欢迎贵客光临小店,真是蓬荜生辉。

哪里,哪里,我不过是班门弄斧,还请不要见笑。陈泽客气地回礼。

鄙人姓孙,是这里的掌柜,请教朋友贵姓。

免贵姓陈。原来是孙掌柜,幸会幸会。

陈泽的谈吐不俗,让孙掌柜不得不重视。

孙掌柜戴上一副老花镜,从柜台上端起人头罐,认真地鉴定,不断点头。

您说得没错,这确实是清康熙的器物,这种罐子本来有盖,但流传下来的很少,因为在当时就是厨房里的东西,使用频繁容易打碎。

您想要什么价?

行价。行家就是市场价的意思。

孙掌柜点点头,既然双方都是明白人,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我能给三百五十。

这跟陈泽的估价差不多,因为市场小,价格不会高。

在当时,一个工人的月工资不过几十块钱,机关单位的干部也就是如此。

所以爽快地答应了,行,听您的。

够爽快,那咱们就成交了。

孙掌柜当面数了一沓十元面额的钞票,陈泽看也不看,就揣进包里。

让孙掌柜更高看一眼。

这体现了两个方面,一个是对孙掌柜的信任,一个是陈泽是个大气讲究的人。

值得深交。

孙掌柜心里做了个评判。

这时候伙计把茶端上,孙掌柜邀请陈泽落座。

陈泽当然不会拒绝。

他此次来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结识一些古玩圈子的同仁,打听行情市价。

端起茶盏,略看一眼,是清乾隆时侯的款。

孙掌柜拿古董茶具来待客,不得不说诚意十足。

茶叶挺直尖削,匀齐匀净,色泽翠绿,香气浓郁。

品了口香茗,齿颊留香,回味悠长,不禁眼睛一亮:好茶,雨前龙井。

地道正宗的西湖龙井茶产量极少,不过这还不算是极品,真正的极品只在西湖边一棵树上,一年只产几百斤,按照黄金价对比,每克比黄金还贵,价格昂贵,他在拍卖行接待贵客的时候有幸喝过。

孙掌柜眼里闪过一丝讶色,不由得他不意外。

这个年代,城里刚刚解决温饱问题,有些落后地区,连饭都吃不上。会喝茶,懂茶的肯定不是一般人。

可是陈泽的穿着却显得有些寒酸土气,与言行举止并不相符。

作为一个掌柜,迎来送往,见过不少阶层的人,但他揣摩不出陈泽的身份。

冒昧问一句,陈老板在哪里高就。

我哪是什么老板,无业游民罢了,您叫我陈泽好了。

那肯定是名门之后,家学渊博啊。

我叫孙福贵,如果不嫌弃,今后咱们以兄弟相称。

当得知陈泽现在无业,孙福贵也不嫌弃。

两人聊得投机,陈泽从孙福贵口中知道了不少古玩界的信息。

正当陈泽觉得要起身告辞的时候,店门外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个人。

大约四十来岁,戴着黑色圆框眼镜,穿着藏蓝色的中山装,颇有些知识分子的模样。

他手里拿着一幅卷轴,大声嚷嚷:老孙,你看我得了一件什么宝贝。

他口渴极了,随手端起一盏茶,一饮而尽。

怎么,你收到一件好东西?

那还用说,这宝贝以后就是我博古斋的‘压堂’。

压堂是古玩界的术语,就是镇店之宝的意思。

孙福贵也被勾起了好奇心,老金,快快打开。

老金小心翼翼地把画轴平铺,缓缓打开。

陈泽放眼看去。

这是一幅青绿山水,绢本设色。

全画可分为近景、中景、远景三个层次。

前方草堂位于山坳。其后是一片桃林,溪流潺潺,有一妇人踞溪边洗衣捣练。

更上方则高岭白云,丛树密布,极幽深之致。

画法精细工瑾,细致入微。通幅大青绿着色,色彩艳丽深重。却又自然和谐地统一在一起,不媚不俗。

落款是:仇十洲。

陈泽一震,仇十洲是谁?仇英,明四家之一,字实父,号十洲,江南名仕。他的艺术成就非常高,是文人画的代表,尤其精工仕女图。

孙福贵看了,脸色大变,久久地看着画不出声。

老金非常得意:怎么样,被震住了吧。

孙福贵脸色铁青,一拍柜台:这是赝品!

老金见他的表情不像开玩笑,也恼火了:你纯粹就是嫉妒。

我请了书画界的名宿万山老人帮忙掌眼,确定是仇十洲的真迹《溪山捣练图》无误。

呵呵,我不管你请谁掌眼,赝品就是赝品。

好,既然你说是赝品,总得拿出证据。

证据?要证据是吧,那我就拿给你看看,因为真迹在我这里!孙福贵石破天惊地说了一句。

老金吃了一惊:怎么可能。

孙福贵匆匆进内堂取出一幅画轴,铺平展开一看,果然亦是一幅《溪山捣练图》,两幅画完全一模一样!

无论从材质、颜色、笔迹、构图、印章、提拔各方面都相同。

你的是赝品。

你的是假货。

两个人犹如好斗的公鸡互不相让。

陈泽微微一笑,两位不必再争,免得伤了和气,其实这事看起来复杂,说破了很简单。

老金这才注意到陈泽,上下打量:老孙,这位是?

陈兄弟,我给你引见一下,这位是博古斋的掌柜金立言。老金,这位陈兄弟是行家,见多识广,不如请他来掌掌眼。

哼,那就请吧。金立言并没有将陈泽看在眼里。

陈泽当仁不让,

说了一句让在场的人都吃惊的话。

两幅都不是真迹,两幅又都是真迹。

孙福贵和金立言面面相觑,大惑不解。

什么意思?

重生鉴宝之逆袭小说
猜你喜欢